赵长鹏身价暴跌800亿“前首富”到底能不能买下拉齐奥?

进入2022年后,全球各国对加密货币监管愈发严格,除国内直接断电取缔,并严禁参与加密货币交易外,欧美及亚洲各国纷纷出手,或禁止加密货币支付,或要求提交加密货币所有交易信息。

但这并不是刺穿加密货币泡沫的主因。5月12日,美国公布4月CPI数据,超预期上升的CPI不仅直接带崩美股三大指数,还让市场对美联储抽水动作深信不疑。丢失了流通性,纯炒作性质的加密货币只能配合着归于尘埃。

首先是市值最大的比特币,24小时内跌超14%,价格跌破27000美元,UST、LUNA加密货币均跌破1美元,尤其是被称为“币中茅台”的LUNA币,估值在过去7天蒸发99%,从历史最高的119.18美元,跌至0.000036美元。

而与美元挂钩的UST,一直被市场认为是加密货币合法化道路的重要尝试,但在美元一路新高时,UST直接跌至49美分一枚,再次提醒市场,加密货币不过是一个泡沫而已,说破也就破了。

但在加密货币泡沫爆裂的背后,是一个个持仓的活人,爆仓者众多,其中名声最大的,恐怕就是在加密货币全面暴跌的5月12日,现身罗马参加区块链周活动的赵长鹏。

在停留期间,赵长鹏还收到了意甲拉齐奥俱乐部,印有赵长鹏名字缩写的一号球衣。拉齐奥球迷对赵长鹏收获“1号球衣”反响颇为热烈,甚至有人想让赵长鹏直接收购拉齐奥。

中国人买欧美的足球俱乐部,其实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只是在5月12日加密货币暴跌,身家缩水超800亿美元的赵长鹏,有这个心思,还有没有这个实力?

2013 年,赵长鹏在上海与时任 BTC China首席执行官 Bobby Lee 和个人投资者 Ron Cao玩了一局扑克,局间二人鼓动赵长鹏拿出10%的资产投资比特币,此时的赵长鹏不过是个个人投资者,而且当时的比特币涨幅远不如后来疯狂。

2017年,赵长鹏不满足自己投资时给其他平台“交过路费”,于是创立了币安,正式成为矿场“卖水人”。毕竟不论“矿工”能否挖出加密货币,就算是挖出来了,总需要一个便捷的平台互相交易,赵长鹏正是瞄准了这个空白,直接补位。

目前“币安”虽然彻底消失于网络,经营信息虽然也不可查,但是参考其同类平台“coinbase”可知,币安或许也是为客户提供加密货币的消费、投资、收付款等交易产品,“coinbase”交易费收入占比超8成,币安或许也是如此。

与“coinbase”不同的是,币安不拘泥于比特币、以太币等成熟货币的交易,而是广泛融入大量新兴货币,虽然这些新加密货币流动性,低于比特币和以太坊等更成熟的代币,但对成熟加密货币而言,新兴加密货币更具投机性,币安为各种庞杂的新兴加密货币提供交易便利,更容易收割更多韭菜。

据 Coingecko 称,该公司在其国际交易所提供超过 350 种代币的交易,是 Coinbase 提供的交易量的两倍多。此外,币安也是交易量最大的衍生品交易提供商,“帮助”用户以更大的风险和潜在回报来投机加密货币。

所以当全球各国或地区对加密货币监管愈发严格,势必会降低加密货币交易频率,叠加美联储收紧水龙头,无论是个人还是机构,都在加速逃离加密货币市场,币安的交易费收入,或许能在资金逃离时获得脉冲式增长,但是在流动性枯竭的背景下,跑路的资金能否回来尚且是未知数,遑论已经爆仓蒸发的资金,多数个人投资者恐怕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再也不敢参与加密货币市场了。

根据此前彭博亿万富翁指数,赵长鹏的净资产为 960 亿美元,据此计算,赵长鹏的财富量超过了亚洲首富,印度富商穆克什·安巴尼,扎克伯格和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等人的财富更是无法和赵长鹏抗衡。

只是需要注意的是,市场普遍认为赵长鹏的净资产,远高于彭博社给出的960亿美元,因为没有统计赵长鹏的个人加密资产,比如赵长鹏名下币安平台自己的代币,“BNB”2021年涨幅超1300%。

如果顺着这个思路走,目前“跌妈不认”的加密货币,并没有让赵长鹏资产蒸发844亿元,该数据是各类自媒体根据彭博社给出的960亿美元净资产,和近期机密货币跌幅估算的,但是这960亿美元净资产,并没有包括赵长鹏的数字资产,即960亿美元里没算上赵长鹏持有的加密货币,即便加密货币跌成负数,也不影响这960亿美元。

虽然统计口径不同,但所有人都承认的是,赵长鹏是彭博亿万富翁指数追踪的,最富有的加密货币“企业家”。

也许是因为有钱所以任性,币安到今天都没有一个固定的办公地址,用赵长鹏的话就是,“公司的总部就在我碰巧在的任何地方”。币安从2017年在国内起步之后,先后在日本、马耳他等地办公,在冲击新加坡交易所的时候,币安确实曾考虑过在一个固定地点办公,但在失败后,这种想法便被抛至脑后了。

外界有人猜测,币安上市失败正是因为全球通胀背景下,各国对加密货币交易的监管都愈发严格。

首先是美国正在调查赵长鹏名下的 “Binance Holdings Ltd.”,是否是洗钱和逃税的渠道,以及是否存在“操纵市场和内幕交易”的可能,并将着重调查币安是否允许非法的美国客户,使用币安交易加密货币衍生品。

除美国外,英国、日本和德国等国家也盯上了币安。去年12 月 30 日,一家加拿大证券监管机构,谴责币安在仍然没有注册的情况下继续在该国开展业务。

为充分合规,赵长鹏聘请了一位前美国货币代理审计长,担任与交易所相关的,单独管理的交易业务首席执行官,只不过这位前审计长上任三个月后,就因为和赵长鹏有某些分歧而离职。

或许赵长鹏早就清楚,没有实体的财富不过是“烟花易冷”,于是赵长鹏近年来投资触手遍布全球,试图将自己的资产保值。

赵长鹏首先是将热钱砸向沙特,备受沙特王子、电影明星和世界著名运动员瞩目的阿布扎比大奖赛,自然也吸引了赵长鹏的目光。

有消息称,赵长鹏正迅速成为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常客,赵长鹏希望将币安介绍给沙特皇室,并在此落户。或许是为进一步巩固和沙特王室的沟通渠道,赵长鹏在迪拜买了一套公寓,并在世界最高建筑哈利法塔附近,和该市的朱美拉棕榈岛举办了晚宴。

除在沙特购房、成为意甲拉齐奥赞助商外,赵长鹏还和拉齐奥当家球星因莫比莱,就拉齐奥队长的多人游戏公司 GL17CH,和其签订协议,并在马斯克收购推特一事中,“凑了”5亿美元的热闹。赵长鹏认为这5亿美元,是“对这个交易的小小贡献”。

在赵长鹏近期多项投资中,有一项比上述所有项目都更具戏剧性。美国当地时间2月10日,福布斯发布官方公告,称其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Magnum Opus Acquisition Limited,从币安获得了2亿美元的战略投资。币安是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基础设施提供商之一。

福布斯在官方公告中表示,与Magnum Opus和币安的交易,有望帮助其最大化品牌和企业价值,并利用专有的技术堆栈和分析,将读者转化为平台的长期参与性客户,包括成为会员和订阅优质内容,以及高度定制化的产品。

表面看你情我愿,实际上,在这项投资达成前,福布斯刚刚公布“全球区块链50强完整榜单”,而在榜单里,没有币安。其实这个结果完全是情理之中,毕竟一个没有硬科技的平台公司,很难和一众掌握区块链技术的企业抗衡。

但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币安斥巨资投入福布斯,成为福布斯的两大股东之一,并占据福布斯9个董事会席位中的2个,很难不让外人误以为这是赵长鹏“泄愤”之举。

只是,作为掌握960亿美元的富豪,赵长鹏“泄愤”又怎样?鹏哥有钱——任性。

至于此前球迷让赵长鹏买入拉齐奥,赵长鹏表示“我们通常不会收购足球俱乐部”。这绝非赵长鹏“身家缩水”后的“酸葡萄之语”,而是拉齐奥在2020年的俱乐部价值榜中,估值只有3.67亿美元排名第28位,且不论赵长鹏960亿美元身家没有缩水,即便线亿美元,这个俱乐部似乎也是“想买就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