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翻译资格考试

隐逸的生活似乎在传统意识中一直被认为是幸福的至高境界。但这种孤傲遁世同时也是孤独的,纯粹的隐者实属少数,而少数者的满足不能用来解读普世的幸福模样。

有道是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真正的幸福并不隐逸,可以在街市而不是丛林中去寻找。

晨光,透过古色古香的雕花窗棂,给庭院里精致的盆景慢慢地化上一抹金黄的淡妆。那煎鸡蛋的“刺啦”声袅袅升起,空气中开始充斥着稚嫩的童音、汽车启动的节奏、夫妻间甜蜜的道别,还有邻居们简单朴素的问好。巷陌中的这一切,忙碌却不混乱,活泼却不嘈杂,平淡却不厌烦。

巷尾的绿地虽然没有山野的苍翠欲滴,但是空气中弥漫着荒野中所没有的生机。微黄的路灯下,每一张长椅都写着不同的心情,甜蜜与快乐、悲伤与喜悦,交织在一起,在静谧中缓缓发酵。谁也不会知道在下一个转角中会是怎样的惊喜,会是一家风格独特食客不断的小吃店?是一家放着爵士乐的酒吧?还是一家摆着高脚木凳、连空气都闲散的小小咖啡馆?坐在户外撑着遮阳伞的木椅上,和新认识的朋友一边喝茶,一边谈着自己小小的生活,或许也是一种惬意。

和来家中做客的邻居朋友用同一种腔调巧妙地笑谑着身边的琐事,大家眯起的眼睛都默契地闪着同一种狡黠;和家人一起围在饭桌前,衔满食物的嘴还发着含糊的声音,有些聒噪,但没人厌烦。

随着城市里那些密集而冰冷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在拥堵的车流中,在污浊的空气里,人们的幸福正在一点点地破碎,飘零。大家住得越来越宽敞,越来越私密。自我,也被划进一个单独的空间里,小心地不去触碰别人的心灵,也不容许他人轻易介入。可是,一个人安静下来时会觉得,曾经厌烦的那些嘈杂回想起来很温情很怀念。

比起高楼耸立的曼哈顿,人们更加喜欢佛罗伦萨红色穹顶下被阳光淹没的古老巷道;比起在夜晚光辉璀璨的陆家嘴,人们会更喜欢充满孩子们打闹嬉笑的万航渡路。就算已苍然老去,支撑起梦境的应该是老房子暗灰的安详,吴侬软语的叫卖声,那一方氤氲过温馨和回忆的小弄堂。

如果用一双细腻的眼眸去观照,其实每一片青苔和爬山虎占据的墙角,都是墨绿色的诗篇,不会飘逸,不会豪放,只是那种平淡的幸福,简简单单。

幸福是什么模样,或许并不难回答。幸福就是一本摊开的诗篇,关于在城市的天空下,那些寻常巷陌的诗。

奥巴马总统最近的中国之行揭示了世界经济领域一个核心的“共生”关系:中国借美国的购买力扩大其私营经济,而美国则借中国的放贷能力增强其公有经济。然而,这种格局却有可能分崩离析,危险因此随之而来。倘若真的如此,那么其罪魁祸首将最有可能是中国经济产能过剩。

30年来,数以亿计的中国农民移入其城市,成为历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迁移潮之一。其间,中国政府通过将人民币盯住美元,人为保持低汇率而对其出口商给予补贴的行为更是助推了这一浪潮。政府的这种做法支持了薪水相对较高的出口领域的就业。其他补贴方式还包括直接分配信贷以及给沿海企业以优惠待遇。

这样的政策可不是人们能在基础经济学教材里看到的最优做法,但这也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说清楚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做法让更多的中国人成为了决定其社会未来的一份子。但是,同样的补贴却同时加剧了产能过剩问题,导致政府内部出现不良作风,不惜一切代价竞相大肆投资。

事实上,几乎中国经济的所有领域都存在大兴工厂,增加产能的现象。但是最近一轮投资是否能在短期内产生利润回报却还是个未知数。不管是汽车、钢铁、半导体,还是水泥、铝材、房地产,无一不在显露产能过剩的迹象。上海的中心商业区地产空置率居高不下,而房子却依旧在拔地而起。

中国的规划者们现在开始意识到有必要限制产品积压领域继续投资。全球市场强劲的日子已然不再,而国内需求也始终不足。部分地区的官员们扶持当地企业,追求体面的生产数据是有动力所在,就算支持的项目及投资难以为继也在所不惜。(624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