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朱塞佩 莫迪卡:关于绘画的思考

意大利艺术家朱塞佩·莫迪卡的绘画中展现了观念的当代性、图像的现实性、技术的古典性,如同一幅幅视觉诗歌。日前,朱塞佩·莫迪卡的作品在浙江美术馆展出。“从记忆的符号和痕迹中,绘画慢慢获得了不可见的躯壳和幻影:空间逐渐地被结构化,整个空间结构被规划起来,图像固化,灯光和气氛逐渐变浓。”莫迪卡在绘画手记中写道,“绘画之于我就像一面镜子,呈现出表面和深度之间的交替关系,以及近景的触觉感官和远距离的幻境深度。”

我一直认为,平凡的日常事物和现实会引起视觉的魔法风暴并彰显出诗歌的魅力。

画家的眼睛能通过一种前所未有的手法来描绘事物,他们用新颖而充满艺术感的方式来重新定义事物,并通过不同风格和多种语言来开辟一条新思路。

如此,成就了塞尚与他的《圣维克多尔山》,成就了蒙德里安与他的《风车》,也成就了达利与他在费格拉斯时记忆中的风景画,成就了他虽然虚无但却梦幻的宇宙。

从记忆的符号和痕迹中,绘画慢慢获得了不可见的躯壳和幻影:空间逐渐地被结构化,整个空间结构被规划起来,图像固化,灯光和气氛逐渐变浓。

我感兴趣的是,通过对作品的深刻认同感以及长时间的反思和冥想,来一步步思索存在于大气层之间美妙的气压,事物之间的吸引力和存在与否之间的关系。

为此,需要与作品正面“对话”,进行排他性思考,而不会受到其他干扰,以了解在何处进行停顿。

可能是一次阅读,一个简单的现实主题,一个打动我的戏剧性事件,甚至是风景或特殊光线的映照美感,都可能引发一种情感或启动一个思考,从而使我为了阐明一个想法而大费周折,而这项所谓的“研究”随后将成为绘画作品。

这帮助我对我的日常积累进行具体分类。通常,它只是我留下的简单注释或照片,我不清楚它是否突然就消弭在日常生活中积累的杂乱无章的图像中。但是在某些情况下,这条笔记就会在我脑海中唤出我对它深刻的印象,并具有引发共鸣和令我深思的能力,从而使我联想到绘画的细节。

实际上,有一些图像和注释符合我想象的样子,并在我的内心世界中找到了确认和证实,即使经过很长时间,它们仍然会保留下来。从这里,自我反思的过程逐渐开始,这将指导我进行研究,这将引导我慢慢地组织视觉的幻影,使我憧憬这幅绘画的成品画面。

因此,一个或多个图纸或比例尺草图诞生了,它们以精确的空间结构和相关的色度值标识了第一个样本图,然后将其带到绘画的实现中。

我开始使用水彩画,准备灰蓝色的背景,并用白色粉笔和铅笔绘制作品的透视图结构。随后,在初步进行绘画之后,我逐渐从浅色调一直辨别到了最强烈的色调。一旦获得了绘画方案和各种基本色调,就必须开始用油性颜料进行处理,以便于区分作品的色调和透明度的变化。

表面和深度之间的相互渗透将捕捉到虚空的无形空间,以及近景感官、虚幻的无限与不可逾越、无法想象的距离之间的无形空间。对我来说,绘画总是能同时反馈在表面和深度上。于我而言,我旨在让无形的躯壳在遥远的距离上填满这个空隙,而我要说的是绘画的魅力正是在于这种奇妙的关系,在无形的空气静止中,它是躯干缺失和缺乏的具体物质。同时注意,空气虽然无形透明,但其中仍能发现奥秘。

但是这种缺乏恰恰与拉康的思想相呼应,即在欲望中有其对立面,因此提出了一个以缺少为前提的问题:存在。

这是一幅画,其原因在于古代道教哲学中阴与阳的辩证和矛盾假设的表达。正是在这种交替和循环,明与暗的相互吸引,满足与空虚,内部与外部,自然与人工,存在与不存在,特写与距离,表面与深度,美丽物理空间与虚幻空间,触觉的密集以及事物与大气的物质消失组成了我绘画的深刻含义。

随着工作的开展,一定要去看镜子里的绘画,这很有必要。镜子将图像翻转,并向你显示以前由于视线的习惯性而尚未看到的不协调和未解决的方面。

很久之后,重新观察镜子里面的这幅画,有趣的事情发生了:你一定会有一种第一次看到这幅画的感觉,不再是作者,而好像是一位欣赏者。

《罗马一忧郁》综合材料、纸板油画 70cmx95cm 朱塞佩 · 莫迪卡

“图式与超验——陈坚、朱塞佩· 莫迪卡双个展”将持续至5月25日(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