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闽南】晋江育婴院的前世今生

晋江市育婴院原名安海育婴堂,是清道光二十四年(公元1844年),安海人倪人俊倡议创办的,此后,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育婴堂曾改名为安海儿童保育所、晋江县红婴院等名。后来,更名为晋江市育婴院。

晋江文史专家 粘良图:不论是育婴院还是寺庙收养的孤儿,有一个特点就是大部分是女婴或者是身体残疾、有问题的。之所以出现(弃婴)这种现象,跟当时社会上重男轻女的观念有很大的关系。有些家庭认为,男的可以作为劳动力,女的养大后,要出嫁的时候,还要准备一份嫁妆,所以对家庭经济不利。

在倪人俊的带动下,众多热心的慈善人士积极捐献,典当商陈益升不仅捐资36000文,还捐献厝宅一所。仅数月,育婴堂收养的弃婴就将近40名。

遵循着倪人俊留下来的遗训,倪氏家族一代代后人都把心血倾注到了育婴堂中,先后有4个人担任育婴堂负责人。从1844年到1949年一百多年的时间内,育婴堂累计收养了弃婴21500多人。

晋江文史专家粘良图:因为有倪家人跟社会各界慈善人士的支持,安海育婴堂成为(以前)晋江拯救婴儿的典范。受它影响,跟晋南接壤的地方,看到安海育婴堂的做法就相继效仿,开设育婴堂来救助婴儿,主要是女婴,比如南安的内厝、岭兜,晋江的东石、陈埭。这些地方都建立了育婴堂,在一定程度上也分担了安海(育婴堂)的压力。在清末民初,因为各种原因,各乡的育婴堂先后停办,只有安海的育婴堂还艰难地支撑着。

晋江市育婴院作为慈善教育基地,每隔一段时间都有团体或者个人来探望、关心育婴院里面的小孩。

这一天,育婴院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当年在育婴院长大的吴进财带着妻子陈璇璇和几个朋友,一起回“家”了。

安海镇居民 吴进财:我当时的祖籍是晋江县马甲镇,1960年的时候,刚好遇到三年的自然灾害,我的父母、小妹在那时先后去世,只剩我一个。工作队向县民政局汇报、申请,然后把我送到晋江安海的育婴堂。

吴进财:1960年到1968年,我是在这里学习生活,到了1968年去当兵,当兵回来了,还是住在育婴堂,后来才安排到安海电厂。

吴进财妻子 陈璇璇:他有了工作之后,就跟我结婚,我记得结婚的时候他才23岁。结婚后有了小孩,小孩子也放在跟育婴堂小孩一起,那里有小孩老人,我们也一起帮忙,有个头疼脑热,就要一起帮忙,看是去医院还是哪里。

回想起结婚后在育婴堂的生活,陈璇璇说,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相互帮忙,不分彼此。

陈璇璇:我们就像一个大家庭,有感情的,(育婴堂)的小孩看做自己的小孩,老人就当做自己的长辈。我小孩4个月的时候,以前虽然比较困苦,流行蒸包子,小孩、老人,老人家要一人一份给他,每个人都很高兴。大厅因为我比较勤洗刷,把门路泼水、洗下,甚至连旁边的小孩都来这边乘凉。

从天竺庵到开元慈儿院,安海的育婴堂,正是有这么多慈善人士的付出,才让孤儿摆脱困境,感受到社会的温暖,融入社会大家庭。

“ 天竺庵位于龙湖镇南庄村,它始建于东汉明帝永平十一年(公元68年),到现在已经有将近两千年的历史。天竺庵香火鼎盛,人来人往。天竺庵怎么会收养孤儿呢?

把女婴抱回来是一回事,把她们养大又是另外一回事。天竺庵的师父没有养育小孩的经验,一方面要料理庵里面的日常事务,一方面要照顾孩子,根本忙不过来。

好在这个时候,经常来天竺庵烧香的村民自发成立了一支义工队,轮流帮忙照顾这些幼儿。

一直有人来天竺庵遗弃婴儿也不是办法,最后她们只能通过贴告示,来制止这种行为。

僧人的慈悲为怀,让闽南的很多寺院成为早时关爱孤儿的主要场所。在泉州开元寺里面,也曾经发生过一段类似天竺庵收养孤儿的事情。

1925年,中国佛教协会第一任会长圆瑛法师、开元寺转道、转物师父以及叶青眼等人,在开元寺创办了晋江县开元慈儿院。

开元慈儿院曾经的所在地,现在开元寺西塔边的虎豹楼,就是叶青眼向“虎”标万金油的创办者胡文虎和胡文豹兄弟募集资金建成的。

办晋江县开元慈儿院,也离不开海外慈善人士的支持。在泉州华侨历史学会副秘书长刘伯孳手上,有一张1936年的汇票,这张汇票就向我们讲述了那段历史。

晋江县开元慈儿院的做法,让这些孤儿在离开慈儿院以后,可以更好地融入社会,这在福建乃至全国都是比较少见的。

从安海的育婴堂,天竺庵到开元慈儿院,正是有这么多慈善人士的付出,才让孤儿摆脱困境,感受到社会的温暖,融入社会大家庭。

“安海镇育婴堂的倡办者是谁?”知道答案的朋友,可以在我们上班时间拨打栏目热线来进行互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