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佛罗伦萨美院 阿美迪奥-郎西教授的记忆

这是一段十几年前尘封已久的记忆,我翻开了储藏室里那幅装裱精美的画作,画里面是郎西教授用手沾着颜料即兴给我画的长着翅膀的吉他。

那是2001年的秋天。我刚踏入大学校园的第一年,突然有一天,老师宣布明天开始不画素描静物了,要画“人体”,一提到人体,一些女生有些害羞的转过头,男生们都欢呼雀跃的打着口哨,我也是很激动,但是有知道内情的同学说不是因为我们该画人体了,而是有一位大人物要来作范画,为了迎合大人物给我们特例开了临时的人体写生课。

这位大人物就是佛罗伦萨美院的阿美迪奥-郎西教授,它来画的第一幅画竟然是采取和同学们共同创作的方式,这样开放大度的绘画过程,让我也意想不到,当他画了一部分以后,突然后退几步,说让同学们一起来画,画哪里都行。一开始老师们以为他在开玩笑,没人敢动,后来在他的再三请求下,老师们才同意让同学们自愿上台画几笔,我也是豁出去拿起笔就去画人物的头部,因为有人说没人敢画头,我就来试试看,等我们“涂鸦”完毕后,这位教授笑呵呵的上台很潇洒的补充了一些造型和笔触,在画头部的时候还是小心翼翼的保留了一些我画的那几笔,让我感到很幸运。

老师介绍说这位教授是意大利非常著名的画家,他的作画风格也是非常现代和开放的,平时的创作方式都是邀请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或者钢琴家去工作室演奏,然后根据听到的音乐来即兴创作,画面的造型也是非常随意和具有想象力。这样的风格确实也是我内心追求的状态,自然而然的对这位教授起了极大的好感。他还有一个真实经历,就是在他还是学生的时候,其实情况很糟糕,并不是老师最喜欢的学生,他的老师也不收他,他为了表现自己的才能,每天都废寝忘食的创作,画很多作品,签好一个笔名,然后默默的塞进老师办公室的门缝里面,一开始老师并不在意,但是他坚持给老师塞作品塞了一年,一年以后突然有一天,老师在班里愤怒地说有个学生经常给他办公室塞画,询问这个笔名的学生到底是谁?他就大胆的站出来说是我塞的,大家都以为他要倒霉了,没想到老师把他叫到讲台,搂着他的肩膀说:“你们看到了吗?这个人才是我真正的学生!”从此以后,郎西教授就成了这位老师最得意的门生。人生就此开挂,一路走来,成了意大利炙手可热的大画家。

在我们听了这个故事以后,只有我和一位叫阿研的女生开始默默的努力创作,一有空闲就找郎西教授看画,看了几次以后,郎西教授指着我的一幅“吉他手”等几幅偏抽象的画伸出了大拇指,连连说好,还激动地现场用手沾了丙烯颜料在一张水粉纸上画了一幅长着翅膀的吉他的画送给了我,我也是受宠若惊,我想问我画的画好在哪里,翻译老师问了以后,给我的答复是“造型独特,有感染力,感觉上好就是好”。有一次,教授给我们讲课,说到创作的时候,提到了我和阿研,说我们很努力,值得表扬,还说画画最难的就是靠想象来创作,想象创作是画画里面最高级的部分,大多数画家都是靠参考图片和资料来创作,唯独想象创作最难画出来,从那以后,我的所有写生作品全部加入想象的成分,我就是要挑战最难的那部分。

后来,在一次上课途中,郎西教授突然到访,进教室后,直接朝我走过了,我以为要找别人,给他让路,没想到他拍了一下我带的棒球帽,说就是找你的,接着递给我一张他的明星片,上面印有他的作品和意大利文的介绍,还写了他的地址和电话,说以后可以给他写信或者打电话联系。我也是受宠若惊,连连说谢谢,后来我专门精挑细选了一张自己小时候的照片送给他作纪念。

毕业后,我曾给郎西教授写过几次信,每次都很快回复了我,希望我能坚持追求自己的理想,继续努力。从郎西教授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受益匪浅,我知道了怎样的绘画创作才是最好的,怎样的画面效果才是最感人的,我应该追求什么,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应该是什么样的,只可惜到北京以后的很多年,都没有他的消息,不知道他的近况怎么样了。但愿给过我巨大鼓励和精神动力的阿美迪奥-郎西教授能够平安、健康、喜乐。

以下是郎西教授的几幅作品图片,非常遗憾的,十分无奈和可悲,毕业时和他的合影到现在也没有拿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