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读书日 时光交汇处的随想——在佛罗伦萨大学科学图书馆地质分馆

从赶论文到查资料,学校里的图书馆是留学的你最常去的地方之一。跳出学业,单纯地享受阅读的乐趣,一座城市的图书馆或许也是留学的你最想去探究的地方之一。

4月23日,“世界读书日”,我们在这一天特别策划推出专题,用一组留学人员撰写的自己与图书馆的故事,传递阅读带给人的快乐,让你从一间图书馆开始,认识一座城。

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一间图书馆与你有“缘”,也祝福你一生能与图书馆结“缘”。

走出实验室,走进地球科学系长长的走廊,左手边会出现一间摆满书籍的房间,这就是佛罗伦萨大学科学图书馆地质分馆。相比于它的官方名称,我更愿意亲切地称呼它为“小图书馆”。

“小图书馆”安静地坐落在佛罗伦萨大学地球科学系的小楼里,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一个半世纪前的1870年。在这里保存了近1.5万本地球科学领域的书籍、2700张地质地理图件,以及众多专业期刊和古典地质文献。尽管“小图书馆”没有壮观的大楼,也没有海量的藏书,但从我踏进这里的第一天起,就被它悠久的历史积淀和图书收藏的专与精所深深吸引。

对我而言,“小图书馆”是我汲取知识的宝库,更是我思索问题、与时光对话的一方天地。每天午饭后的小休时间,我都会来到“小图书馆”,有时会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整理实验数据,有时会去翻阅馆藏的书籍和期刊。更多时候,我会在这方属于地球科学的空间里静默地思考。

坐在“小图书馆”里,我打开电脑,整理起先前的实验数据。作为石油地质方向的博士研究生,我们最常做的一项工作就是研究并重建某一个盆地数百万年以来的演化过程,这对于盆地内的油气资源勘探有着重要意义。我们通常会通过野外地质工作或地球物理解释工作来建立现今的盆地地质格架,在脑海中构建出可能的地质演化模型,再通过各种地球化学分析和地质建模来验证和完善这些模型,之后再在新的勘探工作中检验模型的可靠性,如此循环往复。这是我们认识远古地球的方式,也是我们穿越时光与地球对话的语言。

翻开书架上一本本学术期刊,我看见了我们对于地球的认识正在从一个模糊的轮廓变得逐渐清晰,我们对地球探索的边界也在不断拓展。从200万年前至今的第四纪大冰期到45亿年前的地球起源,从人类居住的陆地到深邃未知的海洋,从浅表的山川盆地到深层的地壳地幔,从油气矿产的勘探到宜居地球的建设,地球科学看似遥远,实际却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只有更加全面地了解、认识地球的前世今生,才能更好地开发和保护我们所居住的家园。

打开书架上的另一本专著,我看到,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地球科学经历了突飞猛进式的发展。其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便是板块构造理论的提出与发展,直接引发了20世纪的地学革命,极大改变了人类对地球演化历史的认知。深海探测技术、地球物理技术的发展和大洋钻探计划的实施,为证实和完善板块构造理论提供了有力的证据。现在的板块构造理论已经成为我们认识和研究地球演化过程、指导油气矿产资源勘探、预测地震与地质灾害的重要理论框架。基础理论创新和科技方法突破在我们科学认识地球的过程中扮演了决定性作用。

合上书本,我走向窗前,过去和未来的时光仿佛在这里交汇。随着技术方法的发展、地质资料与数据的积累,下一次的地球科学大突破也许就在眼前。在锤炼专业基础的前提下,我们应该更加积极主动地去进行理论创新和技术突破。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科技是战胜困难的有力武器。站在佛罗伦萨这个文艺复兴的地理起点,我仿佛看见了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带来的科技发展是如何深刻地改变了世界。迎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浪潮,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需要建设世界科技强国,更需要践行科技报国的初心和使命。作为在海外求学的当代青年学子,我们应该更加积极地学习世界前沿的科学理论和技术,为祖国实现更高水平的科技自立自强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望向“小图书馆”的窗外,正午的阳光正好,四月的树木正在萌芽。(作者系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矿产普查与勘探专业博士研究生,现受国家留学基金资助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大学进行联合培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